敢跟昆汀在戛纳叫板,奉俊昊《寄生虫》品质比肩《燃烧》

网络赌现金信誉平 2020-02-14



72届戛纳电影节,《寄生虫》发布会,奉俊昊(左四)携手诸位演员亮相。

 
所有人看完《寄生虫》都震惊了:难道我今晚又看了一部金棕榈获奖电影?媒体场的放映大厅中,在没有任何主创到场的情况之下,记者们自发地为《寄生虫》起立鼓掌,表达自己观看杰作的喜悦之情。
 
奉俊昊厉害,但是没人想到他可以这么厉害。从《汉江怪物》一炮走红国际影坛之时,他就是操纵观众情绪、专注类型的大师。2008年跟几位导演合拍的《东京!》,2009年的《母亲》让他连续两年入围戛纳“一种关注”单元,从而登上国际舞台。2013年他勇闯好莱坞,首次操刀大制作,巨星云集的《雪国列车》在票房和口碑上都取得了不俗的成绩。2017年他与奈飞(Netflix)合作的《玉子》入围戛纳主竞赛——那也是唯一一届有奈飞作品的戛纳电影节,彼时双方还没有谈判失败;虽然影评人没有给出高分,《玉子》却是一出有明星、有怪兽的热闹大戏,点播率让奈飞很是满意。
 
今年奉俊昊入围戛纳主竞赛的作品名叫《寄生虫》,人们本以为他又拍了一部拿手的怪兽片。导演却谦虚地表示,这次没有怪兽,只是讲述了一个底层韩国家庭的故事。他还特意拜托在戛纳有机会看首映的观众,虽然《寄生虫》不是一部单纯建立在情节反转之上的剧情片,但希望大家尊重电影,不要剧透,不要剥夺其他观众欣赏这部影片的乐趣。
 
本片讲述了一个生活在半地下室里的四口之家。经济形势不好,全家人都失业。兄妹俩双双高考失利,更因为糟糕的家庭条件而辍学,靠折披萨盒子这样的零工勉强度日。半地下室的生活条件十分糟糕,屋子里常年漏水断电,连蹭别人家wifi信号也只能窝在厕所一隅。但是有一天,哥哥基泽的高中同学即将出国深造,便把自己曾经做家教辅导的朴姓富家女介绍给哥哥基泽。


住在半地下室,蹭Wi-Fi信号只能窝在厕所。


基泽获得了这份工作之后,发现富家女调皮捣蛋的弟弟非常喜欢画画,而自己的妹妹又是美术天才,便设计让妹妹成为了富家弟弟的艺术治疗师。配合默契的一家人,很快以不同的身份获得了富家太太的信任。爸爸基宇成为了男主人的司机,妈妈则成为了朴家信任的管家。一家四口小心翼翼装作互不认识,依附于富裕的朴家人,过上了收入稳定的好日子。但是好景不长,一个风雨之夜,基宇趁着朴家人出门带着全家在豪宅中纵情欢歌,却迎来了一个不速之客,因而发现了这座名建筑师设计的豪宅,竟有一个惊人的地下秘密……
 
基泽全家半地下室的底层生活-全家开始为朴家工作-不速之客到来的风雨之夜-第二天全家人重返豪宅,《寄生虫》以严谨而经典的四幕结构讲述了这样一个悬念重重、充满黑色幽默的小品。
 
片名《寄生虫》显然暗示了基泽一家的生存状态——他们虽然付出了辛勤劳动,但本质上靠谎言和伪装,依附于朴家人生活。一家四口在富人区“登堂入室”酿成的悲剧,振聋发聩地向观众发问:穷人就是社会的寄生虫吗?身为寄生虫的只有他们吗?朴家以前雇佣的工作人员也并非自身命运的主人。而朴家男主人身为科技新贵迅速致富,全家人也是“新钱”财富的寄生虫。再退一步说,每一个豪宅中人,都是豪宅供养的寄生虫,和地下的秘密共生共存。


在底层生活的四口人。


奉俊昊在新闻发布会上说,人生活在社会上,理应和谐共生;然而现实往往否定这种自然状态,走投无路的人变成了某种程度上的寄生虫。这不是单一方的责任,贫穷也不是一种罪——《寄生虫》正是讨论了这样的人和他们的生存道德。电影中那些打着导演强烈个人烙印的场景,无论是血腥杀戮还是谎言欺骗,都是人在自身境遇中挣扎的表征。《寄生虫》也没有停留在对资本和阶级的初级批判中,他通过气味、食物、衣物、做爱的癖好等细节,将审视的目光直射人性深处。
 
类型片执行力首屈一指的奉俊昊一秒钟也不让人放松,整部影片信息量极大,剧情发展诡谲多变,镜头语言和台词交替丰满了人物形象;加上渲染气氛的配乐,与其说是本片紧紧抓住观众的注意力,不如说是奉俊昊几乎将观众玩弄于股掌之中。他向主竞赛的其他导演证明,完成个人风格不必炫技,拍出为观众喜爱的片子不必低头煽情,双反转不用强行推动,紧凑叙事不是只靠台词,群戏也可以凝练丰沛,类型片的人物不必扁平化,商业片也可以有冷静克制的社会观察和悲悯的关怀。
 
韩国人似乎专为打破纪录来到戛纳。去年,同样是来自韩国的导演李沧东,凭借年度现象级口碑之作《燃烧》,勇夺《银幕》场刊3.8的历史最高分。而在昆汀之后出场的奉俊昊,异军突起,《寄生虫》力压原本的第一名、西班牙国宝级导演佩德罗·阿莫多瓦的《痛苦与荣耀》,拿下了场刊最高分3.4分。不少法国媒体大胆预言,奉俊昊将是金棕榈获得者!
 
无论获奖与否,《寄生虫》将是2019年最杰出的电影之一。
 
□顾草草(影评人)
 
新京报编辑 吴龙珍 校对 危卓

敢跟昆汀在戛纳叫板,奉俊昊《寄生虫》品质比肩《燃烧》